暂停广告

会员登陆  
用户名:
密 码:
验证码:  
  
点击排行  
名家名段  
首 页 河南戏曲 河南曲剧 河南越调 地方小戏 戏曲小品 其它剧种 戏曲伴奏 全场戏曲 2017年11月23日 星期四
戏曲档案 河南戏曲网交流群:106998651

牛淑贤老师 北派豫剧一面旗 为老师艺术折服

发表时间:2008-10-22  浏览:5557次  
前几年,我相继看了新乡市豫剧团王清芬、河北邯郸东风剧团牛淑贤主演的《大祭桩》等戏之后,一个奇异的想法突然涌现:“这是不是一个新的流派在萌动中?”表演上,真的属于陈派?阎派?是,又不是。她就是她——王清芬。牛淑贤呢?也是这样,论唱,陈(素贞)、常(香玉)、桑(振君)三派的腔韵,牛淑贤都有,但又都是既像又不像。《表花》中对桑派唱腔的运用,都基本上做到了化人为我,不仔细品味,难以分辨出来。(《哭楼》、《路遇》中常派唱腔较突出、明显,化得还不够)由于人物感情的需要,《卖水》等以祥符调为主,《哭楼》、《路遇》以豫西调为主,也都在“化”字上下了功夫。《卖水》学自刘长瑜,就有一个京剧的表演与豫剧的旋律、节奏、板式、唱法、锣鼓经不相适应的问题,有一个重新创腔的任务,也随之而有了一个充分运用他学过的中、西发声方法优势的机会,使唱腔能够充分发挥其低声、小声、中声、高声、抑声、放声优势的机会,发挥她那真假嗓完美结合优势的机会。论做,不仅有刘长瑜的,更有陈素贞、桑振君的艺术精华,而且,她的老师豫剧著名演员韩素芹那顾盼含情的眼神,宋淑云那勾魂摄魄的笑靥,蒲剧大师王秀兰那婀娜多姿的上下楼、滑步、转腰,京剧大师荀慧生那亭亭玉立如鹤临风挺身踮腰的造型……所有这些师承来的艺术精华,她都巧用妙用,而且予以大胆突破、创新,根据她身姿小巧的特点,在身段上采取大幅度动态夸张的表演方法(在她的拿手戏《红娘》《卖水》《打金枝》中,都是这样),受到了名家的赞扬,观众的欢迎。在《大祭桩》里,我们甚至可以看到民间舞、芭蕾舞的东西。《表花》中那单、双式耸肩、晃肩、抖肩等优美表演,就不仅来自传统程式,而且还取自民间舞、芭蕾舞。 有人爱以青年演员的师承关系来评判其流派的归属,一般情况下这是对的,但对于刻苦好学的人来说,它并不是真理。1951年就被誉为“五岁红”的牛淑贤,她13岁起就两次受到毛主席接见,八次受到周总理接见。在陈毅副总理提议下,不仅由新闻电影制片厂拍摄了《穆贵英挂帅》(她演杨文广),还为她拍摄了专辑《多才多艺的小演员》。牛淑贤不仅拜师于豫剧名家陈、常、韩、宋,还就教于梅(兰芳)、尚(小云)、袁(世海)、杜(近芳)、刘(长瑜)等京剧名家。那么,她的表演艺术究竟属于哪一派?——都属于,又都不属于,她是属于她——牛淑贤的。 北京市文化界一位负责同志,对京剧著名演员马长礼说:“杨(宝森)、谭(富英)、马(连良)三派的都有,可三派你又都不是,你就是马长礼,你就是你自己!”这话说得好,说得深刻。由师承、模仿一派,到博采众家之长,到创立新的一派,正是新流派诞生的一条规律。 我不是说,牛淑贤现在已经可以称为“牛派”了。或者说东舀一瓢、西挖一勺来个大杂烩,就是一个新流派了。不是,一个流派之被社会承认,它应该有高超的艺术水平,独特的艺术风格,盛演不衰的代表剧目,默契的合作集体,忠实的艺术传人,等等。所有这些,对牛淑贤来说,还不完全具备。但是,能不能说,由于还不完全具备,就应该看不到一个新的豫剧流派在孕育之中、形成之中呢?也不能,看到或看不到这一点,大不相同。看不到,就容易使人永远满足于“某某流派传人”、“某某亲授”的水平,甚至像年已五十好几的马长礼那样,已经基本上具备自成一家的条件了,仍只被人称作“马(连良)派”传人。这实际上意味着对一个新流派的诞生不予承认,意味着新生事物的可能被践踏,反过来说,虽然他们还不完全具备流派条件,但我们看到了,意识到了,就会有意识地创造使之完备的条件。这一点,在今天的条件下特别重要。因为,今天的社会条件,已不大可能完全像当年产生梅、程、荀、尚那样,产生新的流派代表人物了。今天,除了个人的重要因素之外,还有一个集体的因素(编、导、演、音、美、领导等)。因而,没有以主演个人为主的集体的主动努力,新的流派恐怕是难以产生的。 新的豫剧流派在萌动中,让我们都来谨慎地灌溉、施肥,迎接它的破蕾绽放吧。
百度大联盟认证绿色会员 网站介绍联系方式版权声明购买正版戏曲办理高级会员
版权所有 河南戏曲网(www.hnxq.net) 最佳分辨率 1024×768
Copyright © 2009 www.hnxq.net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复制及建立镜像
豫ICP备06004801号   公安局网警支队备案: 4111000000006052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