暂停广告

会员登陆  
用户名:
密 码:
验证码:  
  
点击排行  
名家名段  
首 页 河南戏曲 河南曲剧 河南越调 地方小戏 戏曲小品 其它剧种 戏曲伴奏 全场戏曲 2017年7月25日 星期二
剧本展示 河南戏曲网交流群:106998651

《程婴救孤》全剧(带对白)

发表时间:2008-10-23  浏览:26885次  
内宫。 内婴儿啼哭。 幕开,公主怀抱婴儿上。 公主:(唱)天下人悲苦尽在我心头, 犹如秋夜雨一点一声愁。 人家生儿喜,我满腹都是忧, 怕儿再遭贼毒手, 赵家这一脉骨血也难留。 苍天啊,为什么蠹国的奸臣权在手, 报国的忠良一旦休。(婴儿哭) (彩凤引程婴上。) 程婴:(唱)屠岸贼霸朝廊晋国蒙难, 悲丞相与驸马引刀衔冤, 叹公主被困在深宫内院, 忧孤儿刚落地即陷深渊, 随彩凤进宫去把公主探看, 救孤儿脱危难抢在贼前。 彩凤:公主,程先生来了! 程婴:参见公主! 公主:程先生! 程婴:公主,你快把婴儿交给我吧! (公主欲交婴儿,婴儿哭) 公主:程先生,你果真敢救他出宫吗? 程婴:公主啊,想我程婴,不过是个草泽医人,深受赵家垂青,长在府上走动,耳闻目睹,深知赵家七世忠良名不虚传!只因屠岸贼蛊惑国君,寻欢作乐,不理朝政,赵丞相看透了屠岸贼独霸朝政的窃国之心,为社稷为黎民冒死直谏,奸贼屠岸贾残害忠良,将赵家三百余口俱已斩尽杀绝,晋国百姓怨声载道,无不痛心疾首!今日孤儿危在旦夕,我岂能袖手旁观见死不救!(跪公主) 公主:程先生,赵家仅此一脉,你若能救他出宫,三百英灵地下有知,定会感激你的大恩大德!(双手托起婴儿跪程婴) 程婴:请公主放心,程婴我豁上性命也要将赵家的骨血救出宫去!(起,双手接过婴儿,婴儿哭) 公主:儿啊!(程婴示意公主不要出声,公主掩口) 程婴:(对婴儿)小官人啊,我只求你一件,出宫之时,千万莫要啼哭!你要记下了。 (幕后。 屠岸贾:校尉军! 众:有! 屠岸贾:把住宫门严密盘查出入人等,有盗出孤儿者,全家斩首九族不留! 众:啊! 彩凤:程先生,快走! 程婴:(对公主)告辞了! (彩凤打开药箱,程婴把孤儿放入药箱之中,下) (宫门口,韩厥带兵将把守。) 程婴:韩将军。 韩厥:什么人? 程婴:适才进宫的草泽医人程婴。 韩厥:干什么的? 程婴:给公主探病。 韩厥;公主身患何症? 程婴:惊风之症。 韩厥:出宫可有夹带? 程婴:并无夹带。 韩厥:去吧。 程婴:谢将军。(程婴欲下) 韩厥:回来!这箱内装些什么? 程婴:哦,甘草桔梗薄荷。 韩厥:打开我看。 程婴:不看也罢。 韩厥:一定要看! 程婴:将军! 韩厥:来! 程婴:慢!将军要看? 韩厥:要看! 程婴:一定要看? 韩厥:一定要看! 程婴:将军请看!(程婴打开药箱,韩厥看。) 韩厥:(吃惊)程婴,怎么还有人参呢?!(韩厥挥手,众兵士下,韩厥抱过药箱。) 程婴:将军,事已至此,我就实话实说了吧!只因忠良被害,如今只剩下这一条小小根苗,屠岸贼还不放过,定要斩草除根,是我冒死相救,今被将军识破,还望将军念在死去的冤魂,给赵家留根血脉,给婴儿留条性命。事已至此,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! 韩厥:(看婴儿)(念)低头看孤儿,抬头观程婴!草民尚如此,将军岂惜身! 程婴:将军! 韩厥:(唱)你为赵氏存遗胤, 韩厥也有保孤心。 放你山林深处隐, 快携孤儿出宫门。(将药箱交于程婴。) 程婴:谢将军!(欲走又回) 韩厥:为何不走? 程婴:我走,我走。(欲走又回)将军,你放我和孤儿出宫,屠岸贼面前你如何交待? 韩厥:先生是怕我封不住口吗? 程婴:将军,不如咱们一起逃走了吧! 韩厥:程婴,大丈夫敢作敢当,宁可站着死,也不跪着生,俺韩厥保孤之心苍天可鉴,你出宫去吧!(韩厥拔剑自刎) 程婴:啊,将军!将军放心,程婴在就有孤儿在!(下)>> (屠岸孤、门客及众士兵上。门客看到韩厥,用手试其鼻息,发现韩厥死,惊) 门客:大人,韩将军他,他,他自刎而死了啊! 屠岸贾:其中定有隐情,速速进宫搜验! 众士兵:啊!(众下,搜。复上) 门客:大人,婴儿不见了! 屠岸贾:定是被贼人盗走了。传令,三日之内,献出孤儿有赏,如若不献,晋国半岁以下的婴儿,我要斩尽杀绝! 众士兵:啊! 门客:大人,彩凤姑娘跟随公主左右,定知其中隐情,要不叫来问问? 屠岸贾:当着公主面,多有不便,带回府中审问! 众士兵:啊!(下)>> (士兵敲锣上。 士兵:屠岸大人有令,三日之内,献出孤儿有赏,如若不献,晋国半岁以下婴儿全部处死!(重复) (士兵下)>> 《程婴救孤》全剧(带对白) 第二场 程宅。 公孙杵臼上。 公孙杵臼:(唱)辞朝廊返故里田园归隐, 忧社稷怀黎民难改赤心。 屠岸贼矫传令追杀声紧, 眼看着众婴孩要成鬼魂。 离柴门来程宅传递音信, 带惊哥避凶险同隐山林。 (敲门)程贤弟开门来。 (程婴上,不开门。) 公孙杵臼:我是公孙杵臼啊! 程婴:哎呀,公孙兄请稍候。(开门) 公孙杵臼:贤弟!(进去程婴关门) 程婴:是哪阵风把你给吹到寒舍来了? 公孙杵臼:贤弟有所不知,闻听人言,公主生下一子被人救走,那屠岸贼子到处张贴告示,言道,三日之内献出孤儿,如若不献晋国上下不满半岁的婴儿定要斩尽杀绝。贤弟新得贵子,愚兄放心不下,我有心将他带到山林暂避凶险,不知贤弟意下如何? 程婴:这个——唉! 公孙杵臼:贤弟为何叹气?莫非有什么危难之事,讲出来让为兄替你分担一二啊。 程婴:(手拉公孙杵臼。)此事我不能牵连于你呀。 公孙杵臼:哎呀,贤弟呀,你我交往多年,情同手足,说什么牵连不牵连,你要还认得愚兄,你就快快讲来才是啊! 程婴:公孙兄,老大夫,你可知救孤之人他是那个? 公孙杵臼:他是那个? 程婴:他就是我! 公孙杵臼:啊!你要做甚哪! 程婴:我要舍子救孤! 公孙杵臼:你要舍子救孤? 程婴:此时既然你已知晓,我乞求老大夫前去出首,就说我程婴隐藏孤儿不献,那时屠岸贼必将我父子斩首,一来保住忠良之后,二来免去晋国上下不满半岁的婴儿之灾,这孤儿么,还乞求老大人将他抚养成人,赵家三百英灵九泉之下忘不了你的大恩大德呀! 公孙杵臼:呜——,贤弟,你能舍命也罢,难道你能舍得失去你那亲生儿子么! 程婴:能! 公孙杵臼:你能舍去亲子,可你夫人她能舍去你和你那儿子吗? 程婴:你不要问了。 公孙杵臼:我一定要问! 程婴:实不相瞒,昨夜我们夫妻抱头痛哭,彻夜难眠啊。别人的孩子是孩子,可我程婴的孩子,他,他也是孩子啊!况我中年得子,我舍得让他去死吗?我们夫妻恩爱多年,一下子让她遭受夫丧子亡的双重打击,她实在是受不了啊!公孙兄,可不这样做,咱可是救不了孤儿。 公孙杵臼:贤弟之意你舍命我抚孤? 程婴:是啊。 公孙杵臼:贤弟呀,你想过无有,把孤儿抚养成人少说也的十几年啊。你看愚兄已是风烛残年,时日无多,哪一天突然闭了眼,留下孤儿,叫他如何是好啊! 程婴:这个—— 公孙杵臼:贤弟既能舍去亲子,难道老夫就舍不得这条老命吗!依我之见,将你儿带到我太平庄,而后你到屠岸贾那里出首,就说老夫隐藏孤儿不献,那时贼子必定来搜,搜出必然要杀,就让老夫陪你儿惊哥一同去死吧! 程婴:公孙兄啊,我怎忍心让你去死啊。 公孙杵臼:贤弟,死有是比生要容易得多呀!我一死了之,权当睡过去了,可你要留下把孤儿抚养成人,在真相大白之前,更要承受世人的唾骂,骂你背信弃义,贪图富贵,势利小人,那滋味不好受啊!贤弟你要撑得住忍得住熬得住啊! 程婴:公孙兄! 公孙杵臼:贤弟呀! (唱)从今后你要受万般苦痛, 身和心受煎熬艰难丛生。 望贤弟咬紧牙忍辱负重, 待孤儿成人后自会正名。 程婴:公孙兄啊! (唱)为孤儿你舍命令人钦敬, 叮咛语为弟我常记心中。 霎时间年迈人就要丧命, 都怪我连累你不能善终。 公孙杵臼:贤弟呀! (唱)你不要为此事伤心悲痛, 救孤儿死贼手称得善终。 叫贤弟再莫要犹豫不定, 将惊哥交于我依计而行。 程婴:(唱)仁兄你黄泉路上耐心等, 待孤儿成人后我随你而行。 公孙杵臼:贤弟! 程婴:(唱)那时见咱哥俩泉下相会, 咱二人再叙说这别后之情。 (白)公孙兄! 公孙杵臼:程贤弟! 程婴:老哥哥。 公孙杵臼:好兄弟!(二人抱拳相对而笑。) 程婴:我的公孙兄啊! 公孙杵臼:我的贤弟呀!(二人抱头跪在一起。)>> 程婴救孤》全剧(带对白) 第三场 屠岸府。 屠岸贾在弹拨琵琶。 屠岸贾:(念唱)宫门外我撒下天罗地网, 谁料想小孤儿飞出宫墙。 那韩厥自刎死定有文章, 小彩凤侍公主定知端详。 (白)带彩凤。 校尉齐:带彩凤!(校尉拿武器上) 彩凤:(唱)贼府好比阎罗殿,(校尉押彩凤上) 屠岸凶似鬼判官。 校尉如狼声声喊, 彩凤昂首到堂前。(校尉把彩凤按跪在地。) 屠岸贾:彩凤姑娘,你冰雪聪慧,你可知老夫为何请你而来? 彩凤:司寇大人高深莫测,彩凤实在不知。 屠岸贾:我来问你,宫主生下的婴儿哪里去了? 彩凤:死了,落地就死了。 屠岸贾:说什么落地而死,分明是勾结外人,盗走婴儿,还不从实招来,免受皮肉之苦! 彩凤:我劝你快快放我回宫,否则任你动刑死而无招! 屠岸贾:(打彩凤耳光,唱)良言相劝你不听, 不由老夫恼心中。 钢胆铁心要你软, 校尉与她上拶刑。(四校尉对彩凤用拶刑。彩凤疼痛难忍。) 彩凤:(唱)拶刑之下指欲断, 钻心疼痛似刀剜。 任你老贼再凶残, 想让我照难上难! 屠岸贾:用刑! 校尉:啊!(再次用刑) 门客:哎呀呀呀呀,彩凤姑娘,你还是放聪明些,看你这双小手,原本是白白嫩嫩,好美呀!他们就这样轻轻地一拉,霎时血肉模糊,好惨呐!不过这还是轻的,再不招的话,你这花容月貌连同小命怕就保不住了。哈哈哈哈—— 彩凤:告诉你,近来我就没打算活着出去! 门客:你,你呀! 屠岸贾:看你的嘴厉害,还是老夫的刑具厉害!来! 校尉:有! 屠岸贾:大刑伺候!(对彩凤用重刑,彩凤昏倒在地。) 门客:大人,好消息,好消息,有人出首孤儿! 屠岸贾:请! 门客:有请!(程婴上。) 程婴:参见屠岸相爷。 屠岸贾:你是何人? 程婴:草泽医人程婴。(彩凤醒来看到程婴,怒指程婴。) 彩凤:你来做甚? 程婴:我,我来出售孤儿啊。 彩凤:你(站起,被士兵押着),我骂你这背信弃义,丧尽天良的小人!(挣脱士兵,冲上前咬程婴。屠岸贾拿剑从后面刺进彩凤胸膛。)程婴,到了阴间我也不放过你!(屠岸贾拔出剑,彩凤倒地而亡。校尉抬彩凤尸首走。程婴震惊万分,追至舞台侧,停。) 屠岸贾:程婴! 程婴:相爷! 屠岸贾:你怎么了? 程婴:小人我怕见杀人啊。 屠岸贾:程婴,孤儿现在何处? 程婴:现在太平庄公孙杵臼家中。 屠岸贾:你与公孙杵臼有冤? 程婴:无冤。 屠岸贾:有仇? 程婴:无仇。 屠岸贾:既然无冤无仇,因何告发与他? 程婴:只因相爷有令,三日之内,无人献孤,就要将晋国半岁以下婴儿斩尽杀绝。程婴四十有五,新得一子,怕受牵连,我前来告密。 屠岸贾:孤儿在公孙杵臼家中,你是如何知晓? 程婴:小人与公孙杵臼常有来往,那日去他家探望与他,见他卧房之内有一婴儿,我想公孙杵臼年过花甲,哪来的婴儿呢?况且这婴儿裹有五凤彩帕,这五凤彩帕乃是宫中之物,猜想定是婴儿无疑呀。 屠岸贾:果真如此老夫会大大封赏于你。 程婴:小人不远领赏,只有一事相求哇。 屠岸贾:讲。 程婴:只因赵家结交多有侠义之士,小人替大人办了这件大事,怕日后被人报复,只求大人保我父子平安才是啊。 屠岸贾:这有何难,老夫膝下无子,就让你儿认为螟蛉义子,搬入我府,看谁敢加害于你。 程婴;如此小人高攀了哇。 屠岸贾:校尉军,兵发太平庄! 众校尉:啊!>>
百度大联盟认证绿色会员 网站介绍联系方式版权声明购买正版戏曲办理高级会员
版权所有 河南戏曲网(www.hnxq.net) 最佳分辨率 1024×768
Copyright © 2009 www.hnxq.net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复制及建立镜像
豫ICP备06004801号   公安局网警支队备案: 4111000000006052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