暂停广告

会员登陆  
用户名:
密 码:
验证码:  
  
点击排行  
名家名段  
首 页 河南戏曲 河南曲剧 河南越调 地方小戏 戏曲小品 其它剧种 戏曲伴奏 全场戏曲 2017年11月23日 星期四
圈内快报 河南戏曲网交流群:106998651

“朝阳沟之父”杨兰春终别朝阳沟

发表时间:2009-11-9  浏览:4379次  

深受人民爱戴的著名艺术家,半个世纪以来享誉全国的现代豫剧“《朝阳沟》之父”杨兰春先生因病医治无效,6月2日21时26分永远地离开了这片他深爱的土地和挚爱的戏剧事业,享年89岁。
  杨兰春先生1920年10月出生于河北省武安县,1938年参加革命工作,1943年参加八路军,1947年转业到地方,任洛阳地区文工团团长,1950年到中央戏剧学院歌剧系学习,毕业后历任河南省歌剧团副团长、省豫剧三团团长,曾是中国文联第四届委员,河南省文联副主席,中国剧协第三届理事、第四届副主席、河南分会副主席。中共十一大、十二大代表,第四届全国人大代表。
  杨兰春是20世纪我国戏曲艺术界最有影响的艺术家之一,尤其在戏曲现代戏的创作领域功勋卓著,对全国戏曲现代戏的发展起着重要作用,在我国戏曲发展史上占有显著地位。50余年的艺术实践中,杨兰春先生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,把中国现代戏的发展推向了成熟。他的一生,编导了100多个剧目,包括人们熟悉的《小二黑结婚》、《朝阳沟》、《冬去春来》、《李双双》、《刘胡兰》等。其中《朝阳沟》成为家喻户晓、人人传唱的豫剧现代戏经典,受到广大群众的热烈欢迎。1964年,老一辈国家领导人毛泽东、刘少奇、朱德等观看了演出并亲切接见了全体演员。该剧后被拍摄成电影,灌制唱片,至今长唱不衰。一部《朝阳沟》使河南省豫剧三团成为全国闻名的现代戏创作“红旗团”,为全国现代戏发展起着带头示范作用。因为《朝阳沟》,杨兰春成为豫剧史上一座难以逾越的高峰。中国戏曲界一致认为,他为中国戏曲现代戏树立了一座丰碑,他是中国戏曲现代戏的奠基人。
  杨兰春的遗体告别仪式定于6月4日上午8时在郑州市殡仪馆举行。
  吊唁现场:名家戏迷寄哀思
  昨天,杨兰春简朴得有点寒酸的家中搭起了简易的灵堂,供桌上放着一张杨兰春生前比较喜欢的他夜晚伏案写作的照片。照片两旁悬挂着戏剧界名人许欣、牛冠力、韩玉生、葛圭章、夏相林等送的挽联:人也留天也留难割难舍朝阳沟;生倔犟死倔犟难描难绘杨兰春。
  许欣说:“杨兰春是太行山里走出来的孩子,拥有坚韧不拔的个性,一旦认定目标就会干到底,无论是政治观还是艺术观,他都不会人云亦云。”
  昨天,杨兰春去世的消息传开后,前来吊唁的各级领导、戏剧界名家、普通的戏迷络绎不绝,送花篮、写挽联,表达他们无尽的哀思。
  灵堂里的那张照片也勾起了很多人的回忆,想起了杨兰春当年忙碌的身影。
  杨兰春的女儿告诉记者:父亲的照片不是在排戏,就是在写作,他的一辈子是在工作中度过的,这张照片是父亲生前比较喜欢的,他不喜欢死死板板的东西。
  曾多次采访过杨兰春的记者知道,杨兰春晚年一直念念不忘修改他的剧本《家里家外》,几年前回故乡武安时也带着剧本。
  杨兰春的女儿说,父亲曾多次说他没有生活了,写出来的东西没以前活泼了,提出要回去深入生活。“要我陪他回去,还要做好吃苦的准备,但遗憾的是身体已不允许他长期深入生活了。即便是在病房里,他还在想着他的剧本,经常长时间地望着天花板。有一次,手里拿着一个小本高兴地对我说:最后一场写出来了,请王基笑作曲,一定会有效果。其实他那个本子上什么也没有,他也不知道王基笑已经先他而去了。”
  杨兰春的女儿说:“爸爸在病房精神萎靡的时候,我们就给他放《朝阳沟》碟子,一遍一遍地放,听着就来精神了。说这是谁这是谁,有时我给他说认错人了,他自己也笑了。”
  《朝阳沟》第三代拴保的扮演者盛红林说:“我们曾多次到病房去看杨老师,他总是让我给他唱《朝阳沟》,从头唱到尾,听着戏他的情绪很激动。”
  第三代银环扮演者杨红霞在面对杨老的照片三鞠躬后,深情地为杨老唱起了《朝阳沟》中的“下山”。
  戏迷“小生山伯”代表戏迷来到了杨老的家中,他说,杨兰春是现代戏史上不可替代的人物,他的去世太突然了。“我们网络戏迷会在网络上通过不同的方式来悼念这位大师”。
  各界追思众人泣忆杨兰春
  昨天,河南戏曲、评论界的艺术家、评论家们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,不仅对杨兰春老师的艺术造诣给予极高的评价,忆起杨兰春老师过去生活、工作中的点点滴滴,更是充满深情。
  李树建(河南省剧协主席、省豫剧二团团长):
  听到这个消息,我流泪了。杨老师是我最尊重的老一代艺术家,是他编剧、导演的《朝阳沟》把豫剧推向了全国。他的去世,是河南文艺界、中国文艺界的重大损失。刚刚中国剧协还打来电话表达哀思。杨老师是我们晚辈学习的榜样,他是河南豫剧的一面旗帜,我们一定继承他的遗志,把河南豫剧推向世界。
  汪荃珍(河南省豫剧三团团长):
  为迎接1986年在香港举行的“中国首届地方戏曲展”,杨老曾为我排了一部《香囊记》。他只给我两次机会,说如果排不好,就不让我再演他的戏。他的严谨和对艺术的执著,容不得人有半点松懈。他是一个草根编剧、导演,也是一个真正有品位的好编剧、好导演。他是我心中至高无上的好导演、好老师、好前辈。杨老师为三团做出了巨大贡献,他是三团的骄傲,是豫剧的骄傲!
  刘敏言(省评论家协会副主席、著名评论家):
  杨兰春老师的《朝阳沟》是伟大的丰碑,他是中国戏曲现代戏的先行者,实践者。从某种意义上讲,《朝阳沟》是难以超越的、是永存的。新版《朝阳沟》即将赴国家大剧院演出,如果杨兰春老师能看到《朝阳沟》在中国最好的艺术殿堂演出,一定会非常欣慰。他是生活的歌者和强者,不管人生多么短暂,他留给我们的财富是非常宝贵的,他的音容笑貌将永远留在我们心中。
  齐飞(著名剧作家):
  《朝阳沟》对豫剧的现代戏来说,是一座丰碑。半个世纪,老少皆知。这是无法逾越的。他是戏曲现代戏创作的先锋和奠基人,他是河南戏剧界创作的一面旗帜。他的去世是剧坛的重大损失。他常常告诉我:“生活有多深,水平有多高。”这成了我的座右铭。
  高洁(著名豫剧表演艺术家、《朝阳沟》中饰演拴保娘。接受采访时,高洁老师多次泣不成声):
  上午我去家里祭奠了他。4日告别时他们不让我去,说我身体不好,我想争取去,最后一次跟他告别。从我个人的成长来说,老杨哥给了我非常大的帮助,从(省豫剧)三团的建设来说,老杨哥更是做出了很大的贡献。他堪称《朝阳沟》之父。艺术上他对我们要求非常严格,在排练场上我们都很怕他,生活中他又是和蔼可亲的兄长,我们很少叫他的官衔,都是老杨哥老杨哥地叫,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他。
  柳兰芳(著名豫剧表演艺术家、杨兰春代表作《小二黑结婚》、《刘胡兰》等剧主演):
  跟杨老师合作几十年了,杨兰春老师更像我们的老父亲。当年排练《小二黑结婚》时,我刚刚走出校门,只有十七八岁,演《刘胡兰》时也只有十八九岁。没有生活经验,能够完成角色、成名、受到观众喜爱,90%来自杨老师的帮助。杨老师自己生活特别简朴,对同志却非常关心。当年排《刘胡兰》时,我嗓子上火了,他特意买来鸡蛋和白糖,说可以降火。我今年也75岁了,今天去看望他时,几个孩子都劝我明天(4日)不要去了,但我一定要送他最后一程。
  朱超伦(著名作曲家、戏曲评论家):
  豫剧现代戏从不被观众了解和认可,到最后被观众接受和喜爱,《朝阳沟》是功不可没的。杨老师为人耿直,对工作不徇私情,选演员完全从戏出发,对人亲和力很强,对艺术非常执著,毫无保留。
  杨华瑞(《朝阳沟》中“银环娘”扮演者)在最初版本的《朝阳沟》中,今年70多岁的杨华瑞饰演银环娘,她的老伴、今年80多岁的王善朴在剧中饰演拴保。昨日,记者拨通杨华瑞老人的电话时,早已得知噩耗的她仍然悲痛不已:“他是‘《朝阳沟》之父’,现在他走了,我半天都没静下来,前前后后几十年,所有的事都在脑子里回想。我老伴听说消息,大哭了一场,他身体也不好,但是明天我们一定要去给老杨送行!”杨华瑞老人哽咽着说,她与杨老的最后一次见面是去年纪念《朝阳沟》50岁生日时,当时看到大家到来,躺在病床上的杨老突然清醒起来,清楚地叫出每人的名字、饰演的角色,而且,好几天没有吃饭的老人竟然一口气吃下一碗面条。
  “创作《朝阳沟》的时候,现代戏非常少,是他带我们走出来。没有他,(河南省豫剧)三团也走不到今天。在他的带领下,我们受到毛主席的接见。”杨华瑞老人说,在台下,杨老和蔼可亲,与所有人都是朋友。而一走上排演场,他就变得六亲不认。“毛主席看我们演出的时候,大家都特别紧张,尤其是我,因为有个‘一蹦三尺高’的情节,平时老杨总会骂我跳得不高。结果那次,我跳得五
  尺高都有,毛主席都特别记住了。过了三天,毛主席通过文化部领导给我提建议,说这是人民内部矛盾,可以不用跳那么高。”
  记者提出与王善朴老人通话,杨华瑞老人委婉地说,老伴有高血压,不希望他再受刺激。不过,她回忆说,1980年,经历过“文化大革命”的王善朴得了脑梗塞,1982年刚出院,路都走不成,就被杨老硬拉着去排戏。“当时老杨说:‘我就是要让他上,我就是要让观众知道他还活着!’”“当时我们都觉得他残忍,但后来我老伴慢慢站起来了,重新登上了舞台,还得到了观众认可,这都是老杨的功劳。”
  “我们这一批人已走了好几个,现在老杨也走了,希望他们能在天国会面,也希望现在的年轻演员能好好努力。”杨华瑞老人叹息着说。
  赵银环(《朝阳沟》的女主人公原型)
  现实生活中,河南登封大冶镇朝阳沟村的赵银环是豫剧《朝阳沟》的女主人公原型。因为通讯不畅通,这位质朴的乡下女子并不知道这个噩耗。接到记者电话时,她似乎不相信,反复询问是不是“杨光的父亲杨兰春”,得到肯定的答复后,她连连表示要来郑为老人家送行。“你们咋不早说?要是早知道俺一定要去看他——唉,这事怎么会早知道呢?”赵银环几乎是在自言自语,“2007年以前,我经常去城里看他,这两年就少了,一来是我晕车,二来每次去他家,吃啊喝啊他都安排妥当,还不让俺给他带东西,俺也不好意思总麻烦他——他真是一个好人,兢兢业业干了一辈子,家里还普普通通的,一件名贵的东西都没有。”
  郭兰英(著名歌唱家)2007年4月21日上午,在河南省中医院的一间病房内,78岁的歌唱艺术家郭兰英附在87岁的杨兰春耳边,唱起了歌剧《小二黑结婚》中的名段:“七月的桃,八月的梨,九月的柿子红了皮。谁家的柿子谁去摘,俺没有柿子心不急……”坐在病床边,郭兰英拉起了杨兰春的手:“老杨哥,你还认得出我吗?我早就想来看你了!”两位曾在一起创作出中国歌剧院保留节目的老艺术家,分别了近55年后再次相见!当时的场景让在场的人非常感动。
  昨日,当记者通过电话将这个残酷的消息告诉80岁的郭兰英时,她不相信这是真的。反复询问:“杨兰春,去世了?”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,郭兰英陷入了悲痛当中,不愿再开口讲话。
  马金凤(著名豫剧表演艺术家)马金凤和杨兰春有很深的感情,昨天上午10点多,受母亲马金凤委托,马殿申赶到省文联家属院参加吊唁。马殿申说:“母亲前年动过手术后,一直不敢让她的精神受到什么刺激。今天一早我知道消息后,和家人专门商量了一下,哥哥还准备陪母亲马上坐飞机赶回来送杨导最后一程……”
  杨兰春的儿子杨光闻听立即劝阻:“父亲生前最怕的就是麻烦别人,如果他知道这个,地下也会不安!”
  “杨兰春是个非常好的导演,他艺术水平高、人品好,永远是我艺术上的老师、生活中的兄长……”失去这位老师、兄长,86岁高龄的马金凤心情格外沉重。
  马老说,在近50年的交往过程中,杨兰春始终对她的豫剧表演有着极高的要求和期望,每次见面,聊的话题永远离不开豫剧。马老至今难忘,1982年拍电影《花打朝》时,她因化好了妆不方便吃饭,只好饿着肚子拍戏,杨兰春就细心地给她买来了巧克力,化在水里喝下去,既能不破坏妆面,又能补充体力。
  “杨导演是真正德艺双馨的艺术家,在演员面前没有半点大导演的架子,他永远是我的好导演……”马老悲痛地说。
 

百度大联盟认证绿色会员 网站介绍联系方式版权声明购买正版戏曲办理高级会员
版权所有 河南戏曲网(www.hnxq.net) 最佳分辨率 1024×768
Copyright © 2009 www.hnxq.net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复制及建立镜像
豫ICP备06004801号   公安局网警支队备案: 41110000000060526